KqAhSkNs3_1249564119.jpg 

痞子是那個痞子,英雄卻不是那個英雄了

《流星花園》已經不必說,那一年我看《戰神》,狂熱到看了通宵後去到公司上班,坐立不安呆了1個小時,公然翹班回家繼續觀看,不料2小時後領導電話來問人在哪里要開會?我在住家和辦公室奔波的氣喘吁吁中明白:我有多愛這孩子,他和他的戰車紅似火,火中開出花朵來……

有的事情,可遇而不可求,等等等等等等等,忽然就來了。她們帶著笑意虧我:好好開會,我們會在直播的間隙短信你!星期六,我一直憂心忡忡,惦念著這事,晚飯後散步,空氣中有新剪草坪的清香,把心一橫,回到酒店,借了初次見面某老師的筆記本……2000,會議開完,匆匆回到房間,先讓ju傳了pplive安裝軟體,時間一點一點流逝,初始化極慢,終於打開又無選項,折騰幾個來回,又讓ju給了觀看位址……直播前30s畫面刷地閃了出來,我微笑:老爺,謝謝你一直這麼愛我!准點開始,我長舒一口氣,披衣關燈,眼下,我可以審視周渝民的新作了:

鏡頭拉近一地的狼狽,有個小混蛋露出香肩。誰的電話突兀的鬧個不停,那位……什麼?……剛成年……喜嫂嫂愕然……好吧,那貌似還熟睡的我家孩子,應該還未成年!“可樂”第一次,你惺忪囈語,“可樂”第二次,你笑起來,小嘴抿著,帶點放蕩的氣息,我聽見你心底“撲哧”的竊喜。我一直說,最喜歡的就是我家小孩圓圓的杏眼,骨碌骨碌的,shui!(才學的台語,聽說是漂亮的意思)栣嵛铱匆姷氖牵聽電話的小孩,再沒有用清純或慵懶的眼神,他用一雙無賴的、膽小的眼睛來演繹,舒服在我的身體裏彌漫開來,長久的等待這一刻得到了補償,他驚慌失措的跑出北區分局,驚魂未定的抱怨:真開槍啊……我知道:陳在天,一個新的需要銘記的名字!

光是片頭已經足夠讓我癡迷,可是我不急著釋放,如果未來幾個月濃縮到只有一夜,這才剛剛開始,我不急著醉!

英雄的存在,對我來說,如同葉莎,我真的不討厭,可是卻深入骨髓的每一秒都在提醒我心底有個無底的深淵。

西裝革履的小痞子,屌樣,嬉皮笑臉:不要動!槍口搖搖晃晃,也難怪被人家翻手幹掉!高雄熾熱的陽光逼的我家孩子眯著眼,他滿不在乎望著頭頂已經冒煙的隊長!回到室內,他的眼睛立刻就圓了起來,局長……很眼熟……服裝大概都沒有變過吧,直接從東方翔的爹轉個彎,來了。倒是身後的老員警再也不是白塔里面老奸巨猾的院長,也許是未來小痞子的半個師傅吧,誰知道呢?

黑白分明的兩個人=雙喜,笑死人不償命的!哦,對,之前是宇宙無敵超級……這臺詞是蔡導向老爺致敬嗎?ok,好歹有個喜字,我也蠻開心。旋而心口被針刺,為那兩人對望的眼神缺乏應有的火花!小痞子嚼著口香糖淡定偷聽,狀似精明。關欣醫師應該也是從聯大醫院借來的吧,小混蛋準備泡妞(汗,好在不是真的和蘇醫生在一起),你漸覺他的演技自在天成,角落裏仍舊遊刃有餘。時而微笑,時而困惑,時而媚惑……第三次,他叫可樂,然後狡黠的回應我有說過謝謝了。他小心翼翼喝紅茶,這小p孩,我估計真實生活裏面,哪有這麼大膽,還荔枝酒誒,幸虧老爺說過,他很純,那些東西都不會沾染他!他無所事事的晃蕩,和每個人打招呼,下嘴唇咬住上嘴唇,那一段小仔、骷髏頭和瑪麗的三人對白,他怎麼可以演繹的如此動人?aa說這就是他的生活吧,我些微心疼,好想抓他過來親一口!為什麼法醫的桌子上會有一杯兔子的尿,我百思不得其解!小孩子跟在英雄身後走出來,捏著鼻子的樣子,哈,小仔,有點娘哦。大肆宣揚他的男女默契論,一副色迷迷的樣子,忽然想起過時姐評判他們,老爺的風流花心是在骨子裏,小孩演技爐火純青,但也真的不是花花公子,差一點點神!英雄捏碎橘子的時候我到了第一個極限值,我極不願意看到這樣一個為了嫌棄而嫌棄的英雄,這不是一場獨角戲,橘子扔過來,是要扔回去的,謂之合作。在天同學復述著因公殉職的話,無所畏懼又心虛氣短的去找局長換位置,我很多次因為太愛他,會不斷想到周渝民的本相,但是不可能,他就是小痞子,如假包換!順便插話一句:員警薪水那麼高嗎?頂級豪宅保時捷跑車……他那段是尖叫吧?哼,假的,這孩子自己身體裏就流淌著飆車的因數!線人被滅口了,死于英雄的草菅人命,很難想像他何以取得今天的員警地位,當然這是劇本的問題與演員無關。

初次見面?他的小媳婦,驚鴻一瞥而已,車型車牌隨美女一起copy進腦存。當然很多時候仍然會為他漂亮的不可思議的臉龐傾心,總在一個鏡頭過來就被秒殺,總要怔忪一下才能繼續呼吸。

這小混蛋吃人家豆腐,年少輕狂,幸福時光,身體被摔得疼了,這才是開始,我一想到將來他會為她泣不成聲,也忍不住跟著難過。還白雪公主呢,還大哥哥呢?就兩小p孩,高雄的海風中,初次見面,一見還未鍾情。我仍在怨念英雄的粗暴,顧不得嘲笑痞子打滾回來的踉蹌,aa同怒中,說總算知道為什麼不給兔子演,因為兔子見不得有人當著他的面打孩子,戲拍不下去,蔡導不只是爆肝……我咬你,他唇紅齒白念這臺詞,呼……我需要平息邪惡的主意,懸念開始了,為什麼,痞子會對藍蝴蝶呈現陽性反應?(小仔:那,身為花樣男子首席寶貝仔,不招蝴蝶招螞蟻哦?)……

這一集的感受是,他已經開始尋求更高層次的演戲形式了,從許樂我就知道,狹窄的舞臺已經掩藏不了他即將要噴薄的未來,他的思維已經擴展到了新的維度,我不知道這是來自於他對自己天性活的更富想像的追求,還是誰無意留下的那顆種子在生長中包含了無窮無盡的變化,但是無論如何,陳在天,還是周渝民,在虛幻和真實之間,天使仍是他的浮水印圖記!

jingle10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