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我們離開,站在彼得堡大門外說的一段話.挺心酸的,我總覺得應該落了些東西在包廂里,想返回去拿.這樣,就可以再抱抱哥哥,跟他道別.結果,翻翻包,眼鏡什麽的都在包裡,我連回去的唯一理由都沒有了.

DSC02472.JPG 

 我和貝終於哭了.都怪汪洋這個壞小孩.
 和哥哥半年之後再次相聚在北京.我把這兩次的聚會,稱作論壇幹部和哥哥「開會」.貝說,她這次沒啥感覺.其實我知道,她得在聚會結束,才會激動.我還是依然的大腦空白,齊遇說,不如你改名叫阿呆吧.
 走在內大街,接到哥哥的電話,說他會晚到,剛好我們也有充足的時間去買蛋糕.因為要給哥哥提前過生日,剛好過幾天也是我和齊遇的生日,一起過唄,嘿.一段小插曲,回來的路上,過馬路,齊遇一直拽著我,我說你幹嘛,她說她害怕..暈~難道我不怕呀.好吧,兩個都害怕過馬路的人走在一起,看來還是我膽大一些.
 買完蛋糕,哥他們已經進了包廂,小冰出來接我們.這孩子第一次見哥哥,顯得異常激動,不住的晃我.好吧,如果晃我可以讓你放鬆一點,那你晃吧.
 包廂門口,我和齊遇探了半個身子進去,我在齊遇身後,聽到哥哥的聲音,然後進包間和哥哥打招呼...再然後,很鬧騰,很可愛的汪洋同學就進來了.寒暄,點菜,等待,聊天,吃吃喝喝.等來了哥哥很早之前的助理---鴨子姐姐,現在嫁在北京. 但是吧,他們貌似對北京和西安距離不是很了解,一個小時,遠嗎?
  樓下的卡拉OK廳,哥哥開了一場只有7人的小型演唱會,雖然只有短短的幾首歌,但已經很讓人開心了.
第一首勇氣,我每次都覺得這首歌很短.
觸摸你的記憶:哥哥的現場真的很好聽.送花,抱抱,一切那麼順其自然.浪漫的哥哥,指著玫瑰花說,剛才,玫瑰花的刺,刺到了我的手.哥每次都會把話筒遞給我,也許是我一直都有唱的原因吧.
十年:這首歌本來就煽情,後來吧,汪洋把燈關了,我還知道他一直看我,看我有沒有掉眼淚,邊看邊說:哎呀眼睛紅了,哎呀掉眼淚了.然後吧,我就真的哭了...然後鴨子姐姐就過來拍我=.=.
你是我的寶貝:整場最HIHG得一首歌.因為哥哥說過要唱這個給天使們聽.前奏起,我就被大家推上台和哥哥一起唱.第二段,大家全部上台,手牽手的感覺真好啊.
一首小星星結束了此次演唱會,上樓吃蛋糕嘍.
 吹蠟燭之前,哥哥要講話,我說,都好好說話,別煽情哦.結果還是煽了,再加上汪洋這個小破孩的扇風點火,我和貝再次掉淚了.玩了一會兒,貝要先走,送走她之後的拍照時間,汪洋同學給齊遇和小冰拍的都一次過,唯獨到我,就一直拍虛.汪小洋同學,難道你是故意的嗎?哈哈,那就多拍幾次,反正我靠著哥哥的肩膀,挺舒服的呢.拍了N次之後,終於拍好了,臉都笑僵了.
  說了很多,笑了很多,哥哥還是那麼的可愛.不過歸根結底,哥還是只想做一個創作者.哥,只要你開心,你做什麽,我們都支持你.
  回來的路上,給哥哥打了一通電話,道別.
  火車站,看著窗外,我忽然很捨不得離開..再見了,北京.再見了,哥哥,我會再來.

DSC02498.JPG 

jingle10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